Welcome鹿鼎开户网址為夢而年輕!

中文    |    EN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動态 - 新聞動态
2012電氣行業全國兩會提要
2018-01-23          424          互聯網     

2010年兩會,低碳經濟成為行業關注焦點;2011年兩會,新能源和節能環保等新興産業成發展重點;2012年兩會,在前兩年基礎上,智能電網必将成為今後發展的主基調。

  在前五年,中國以新增4.3億千瓦的電力裝機完成了一次耐人尋味的突破,中國躍居世界第一電網的地位。電氣産業在快速發展,積累成就的同時,也必然積累了一些深層次的問題。如今,電氣工業已經進入了一個調整期,挑戰和考驗卻将仍然将讓本屆“兩會”充滿機遇和懸念。

  那麼,改革的集結号能吹響嗎?全國“兩會”是個考場,考量發問者,更考量回答者,積累的一系列問題是需要在會上尋求政策作答還是會下自我求解?今年“兩會”過後的接下來五年中,都考驗着決策者的智慧和電氣行業将自己的意志、目标轉化為現實的能力。

  2012電價改革,能否越過那道坎兒?

  可以斷言,電價改革必将是“十二五”能源領域的重頭戲。但是,從過去和現在的電價改革經驗來看,我們無法把握改革的決心和力度。目前電力行業發展中遇到的許多問題和矛盾,最終指向都可以歸結為價格問題。

  緩慢的能源價格改革将增加企業的成本,進而增加社會成本,在這種壓力下,“十二五”的節能減排任務必須尋求更為智慧和精準的方式,争取用全社會最小成本的方式去實現最優目标,這将預示着,對于電力行業而言,未來五年,轉方式、調結構将是一場硬仗。

  電價改革在2011年不斷被提起,也在2011年有了實質性的變動,但關鍵仍是要使電價回歸商品的本來屬性。要遵循價格圍繞價值波動的原則,體現供需關系;其次還要體現資源的稀缺性,要從提高國家能源安全和能源利用效率的大局去考慮這個問題。

  然而,面對企業叫苦,政府糾結,漲降之間無法拿捏的除了有對通脹及民生的擔憂,更應看到長遠的未來,在資源稀缺和能源需求急劇增長的今天,箭在弦上的能源價格已不得不改,不得不改背後是晚改不如早改。

  因此,“十二五”能源、電氣行業的發展,需要實質性的能源價格改革。

  2012特高壓,能否破解電網瓶頸?

  “十一五”期間,我國220千伏及以上輸電線路長度達到43萬千米,變電容量19.6億千伏安,分别是“十五”末的1.7倍和2.4倍。然而,已經躍居世界第一的電網規模卻常常出現“卡脖子”問題。面對急劇增長的能源運輸需求,我國電網如何在未來五年中解決輸送瓶頸問題?2011年1月6日,國家發展改革委批複了特高壓交流試驗示範工程擴建工程。

  這一擴建工程,成為“十二五”期間我國特高壓建設的起步工程。

  中國工程院院士薛禹勝說:“特高壓技術是世界能源輸送(方式)的一個重大的變革,它将對人類高效綠色地使用能源産生深遠的影響,它和我們國家的航天技術、高鐵技術一樣都是我國在‘十一五’期間對世界工業作出的重大貢獻。”黨的十七屆五中全會提出“加強現代能源産業和綜合運輸體系建設”,向能源、電力行業提出了一個需要深入思考的問題。

  毫無疑問,在現代化的運輸體系中,我國電網企業在物聯網中率先起步,以特高壓長距離輸送能源的方式,實現了整體運輸效能的最優組合,創造了最大的綜合效益。在特高壓領域,我國電網企業已經成為世界電網企業的領跑者;在開發具有信息化、自動化和靈活特性的智能電網方面,我國電網企業或将成為世界标準的制定者;由此可見,無論是“十二五”的投資規模還是科技水平,我國電網以其巨大規模正在實現彎道超車。從目前大會收到的提案、議案情況來看,今年的全國“兩會”,特高壓将成為能源領域的熱點話題。

  2012火電虧損,誰人能解當前困境?

  自2003年以來,我國煤炭價格累計上漲超過150%,而銷售電價漲幅僅上漲32%。在煤電聯動不到位的情況下,電力企業尤其是發電企業最終成為“煤價漲聲響起來”的兜底者。

  全國政協委員孫丹萍認為,在深化改革的決心仍未形成時,必須保持煤電聯動等政策的嚴肅性和權威性,如果對于煤電矛盾和煤炭市場僅僅定位于“協調”,則必然失去公信,火電行業的大面積虧損,将影響到電力的安全穩定供應,當前急需啟動煤電聯動來加以疏導。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一種觀點認為,面對央企的政策性虧損,有句話叫“孩子哭了可以抱給娘”。然而火電企業的成本壓力根本無法向下遊傳遞,這個“孩子”該抱給誰?面對窘境,業内早有專家指出,如果不能下決心建立高能源價格、高資源稅收、高消費補貼、強市場監管的新模式,則煤電矛盾無解。

  值得一提的是,“十一五”期間,在火電困境日益加劇的背景下,發電企業的投資結構在自主和不自主中悄然發生轉向,火電投資占比已下降一半,火電企業的整體赢利能力已經集中在非電産業上,而能得到補貼和寬松政策的一些可再生能源發電的投資占比增加。短短5年間,我國的電源結構調整卻在這種不經意中悄然實現,客觀上促進了産業結構的調整,這也算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2012節能減排,是否還有輾轉的空間?

  “十一五”期間,電力行業為我國節能減排作出了重要貢獻。“上大壓小”超額完成,建設超臨界、超超臨界60萬千瓦、100萬千瓦高效環保機組,全國在役火電機組中,30萬千瓦及以上機組比重由2005年不到一半,提升到目前的70%以上。火電供電标準煤耗5年下降30克/千瓦時,累計節約原煤超過3億噸。大力發展非化石能源,水電、核電、風電發電量5年累計超過3萬億千瓦時,替代原煤15億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近30億噸。此外,通過降低電網線損率、開展節能調度和發電權交易,對節能減排也發揮了積極作用。電力工業已經走出了一條科學發展的新路子。

  各方在肯定電力這個排放大戶“十一五”的減排之餘,也希望在“十二五”能夠繼續發力承擔更多的減排責任。面對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15%左右、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這兩個指标,電力行業還有多少小機組可關?還能降低多少煤耗?還有多少裕度可以挖掘?可以肯定的是,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内,火電仍将占據很大的發電比重。未來5年,随着火電在規劃、調度等各個層面的地位全面下降,發電小時數的總體水平将繼續保持低位。随着可再生能源的規模擴張,我國電力供應的成本進一步提高,政府的補貼能力相對下降,滿足需求同時引導需求将成為可持續發展的核心,全國“兩會”是否要讨論一下,節能減排的潛力從哪裡去挖掘?

  2012民資辦電,能否擺脫“放而不開”?

  2010年5月13日,國務院發文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進入包括電力等基礎産業和基礎設施領域。盡管國務院強調“非禁即入”,并且“不得單對民間資本設置附加條件”,但電力領域内的投資仍然“放而不開”,民間資本依舊鮮見。

  毫無疑問,電價改革也是電力行業多元化發展的必要條件。目前民間資本已經“不差錢”,并且鐘情于清潔能源領域,如果能大舉進入進而促進清潔能源的發展,對于“十二五”将是個利好。

  但在目前電價受到控制的情況下,電力投資放開還不足以吸引民營進入,并且當電價持續波動時,現有的定價機制不能為電力行業提供一個相對确定的商業運行環境,電價調價滞後的最先犧牲者必然是民營企業。因此,避免電力企業承擔政府的社會職能,以及透明的市場定價機制将成為鼓勵民營進入電力行業的關鍵。

  2012國内光伏市場能否啟動?

  日前,全國政協委員、四川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就表示,我國經濟升級轉型走到關鍵階段,改變能源消費結構已迫在眉睫,建議放寬行政審批,盡快制定相關标準,加快啟動太陽能光伏市場發展。此外,記者通過多個渠道獲悉,《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核電安全規劃》和《核電中長期發展調整規劃》、《生物質能“十二五”規劃》等與新能源産業密切相關的政策文件都有望在近期推出,加上前不久剛剛發布的《太陽能光伏産業“十二五”發展規劃》的公布,一系列扶持政策的出台,使得我國新能源産業面臨重大發展機遇。

  面對美國和德國的“雙反”調查,國内光伏産業陷入史無前例的嚴峻困境,啟動國内市場的呼聲也日益高漲。

  日前,參加兩會的全國政協委員、四川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提交了一份推動光伏業發展提案。提案指出,“我國不論從資源優勢、技術水平、生産能力、産業基礎等各個方面,都已具備了加快啟動光伏市場、廣泛發展光伏産業的條件和基礎。”劉漢元強調,“國家應統籌制定金融扶持政策,鼓勵、引導金融資本市場積極參與和支持光伏産業的發展,為我國光伏産業的健康發展提供及時、有效的資金支持。”

  統計數據顯示,2010年,我國光伏裝機容量隻有50萬千瓦,2011年受益于上網電價補貼政策,新增光伏裝機容量達到200萬千瓦左右。但這一數字在我國整體能源結構中依然很微小,且在國内光伏業的巨大産能面前,這一裝機容量很難滿足上遊企業的需求。
  
  2012光伏、核電等新政将陸續出台

  既能改善環境,又能推動産業升級,新能源産業已經成為各國競争的制高點之一。特别是在原油價格重上100美元/桶的大背景下,加速發展新能源更是成為提升國家競争力的重要手段。在國務院2010年制定的七大戰略性新興産業中,新能源和新能源汽車,就成為兩大重點扶持的支柱産業。
 
  2012年2月24日,工信部發布了《太陽能光伏産業“十二五”發展規劃》,成為新能源領域第一個出台的細分規劃,為我國光伏産業的發展指明了發展路線圖,業界期望相關配套措施能快速落實,從而推動國内光伏市場的啟動。

  而随着兩會的召開,一系列與新能源相關的政策有望密集出台。據消息人士透露,由國家能源局牽頭編制的《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已于2月初上報到國務院,即将向全社會公布。根據政府此前發布的新能源産業發展規劃,在2010年至2020年間,新能源産業累計直接投資将增加5萬億元。

  備受市場關注的核電政策,也有望在近期迎來曙光。東方證券分析師曾朵紅指出,由國家能源局編制完成的《核電安全規劃》和《核電中長期發展調整規劃》即将上報國務院,有望逐步出台。核電産業從低谷開始恢複,行業持續好轉可以預期。

  風能方面,國家能源局日前以“特急”文件下發的《風電功率預報與電網協調運行實施細則(試行)》,指出電網調度機構應充分應用風電功率預報結果,最大限度地保障風電全額消納。這為風電發展提供了政策支持。

  此外,《生物質能“十二五”規劃》也有望在近期出台。據悉,該規劃已經将發展目标基本确定:生物質發電裝機2015年達到1300萬千瓦,2020年達到3000萬千瓦。

  多家重量級券商,如中金、華泰等近期紛紛發布研究報告指出,随着一系列“新政”的密集出台,我國新能源産業将進入高速發展期,相關闆塊股票的投資價值也将凸顯。

掃描二維碼
關注我們 了解實時信息